辛辛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团宠妈咪扑倒记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分外眼红
林宴七也端起了茶杯,抿了一口,表情透着嘲弄:“虽然我没有你认识她的时间早,但三年前,我就对她动心了,这么多年的感情,你让我断就断得了吗?”
叶熙端着杯子的手指一紧,皱起了眉头,林宴七怎么像头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牛,倔的不行。
“断不了,你也得给我断,你敢觊觎我妻子,我就让全天下的人看看你的无耻,到时候,你的名声就再也捡不起来了。”霍薄言占着理,所以,他理直气壮的警告林宴七。
林宴七却是盯着叶熙轻笑:“我要是在乎脸面的话,我早就活不到今天了,霍薄言,不管你说什么,都劝退不了我的,叶熙,你就不该主动来招惹我,既然你惹上我,让我知道你的存在,那我断然是不会放手的。”
叶熙冷静的看着他:“你想怎么样?”
“我想……”林宴七根本没想好要怎么样,特别是当叶熙这样盯着他的时候,他心脏怦怦狂跳了起来,他目光都有些羞于跟叶熙对视,低下了头,但却坚定的说:“我只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“这不可能的事情。”叶熙直接打断他:“这辈子都不可能发生的事,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“不,只要我还活着,我这颗心就死不了。”林宴七有些悲伤:“我真的很喜欢你,不管你是杜有才,还是叶熙,以前我们的恩恩怨怨,一笔勾消了吧,我是不会对你再耿耿于怀了,你谋害我的兄弟,断我财路的事,全因为你救了我的命,我当恩情来还了,以后,我不会再把你当恩人,因为,恩情始终比不得爱情来的更令人心动。”
“够了。”叶熙严肃的打断他的话,目光一片清冷:“我心有所属,我只爱霍薄言一人,这辈子也不会再有别的男人,不管你怎么追求,都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坐在她身边的男人,眸色微呆,内心欢喜。
叶熙的话,从来都没有什么花里胡哨,但字字铿镪,给人一种很有信服的感觉。
霍薄言从来没有这么喜悦过。
林宴七听着叶熙在他面前表白对霍薄言的爱意,他心如刀割,痛不欲生,目光瞬间就赤红一片。
“哪怕你以后再也不会转头看我一眼,那我就追随你的背影,直至永远。”林宴七的话,也令夫妻二人心凉了半截。
“林宴七,我不知道你是在什么样的环境和教育下成长的,你怎么就不懂得放弃呢?你脑子是一条筋吗?”叶熙着实有些气恼,甚至觉的可笑,如果是正常的男人,在得知自己所爱的人心有所属,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,肯定是很自然的就放手,把爱情转为怀念,可林宴七的话,步步紧逼,给人一种无力又无奈的感觉。
霍薄言立即警告的盯着林宴七,他的话,很危险。
这就让他以后会觉的,黑暗中,总有一头野兽在盯着他身边娇美的花朵,让他时刻也不能放松警惕。
“我的成长环境,并不怎么样,我只是从小失去了太多的东西,而我要求也高,想要拥有的东西并不多,所以,我有了喜欢的东西,人,事,物,那我就不舍得放手了。”林宴七听着叶熙在质疑他,他内心冰冷,眼神却执着的看着她。
叶熙被他看的心慌。
“小熙,你上楼去吧,我来跟他聊。”霍薄言立即站了起来,活动了一下他的手指。
叶熙一惊,赶紧伸手抓住他的手臂:“不要打架,像个成年人一样去解决事情。”
林宴七突然邪气又挑衅的笑了一声,也站了起来,伸手就要去解他的衣扣,还把外套随手往旁边一扔,拉开了要打架的招势。
“小熙,你不懂,男人之间的战斗,从来都是拳头的硬度决定的。”
“没错,这一点,我赞同。”林宴七立即答道。
叶熙看着这两个人,她又急又无奈,她只能拉住自己的老公。
“霍薄言,行了,别跟他打,没什么意义。”
霍薄言却伸手摁住了她的肩膀,还故意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:“如果不像一个男人一样战斗,我要如何保护我的妻子,不被恶狼盯视。”
林宴七听到霍薄言在骂自己是恶狼,他直接冷笑,翻了一个白眼。
此刻,躲在厨房里的张伯和几个佣人,也都看到这一幕了。
完了,老太太不在家,这两个少爷真的要打起来了吗?
而且,他们好像大致的听出了一些内幕,是因为二少奶奶的缘故。
两个男人都很喜欢她,这一架,是为了她打的。
叶熙急的俏脸都白了,她伸手拉住了霍薄言的衣袖,用眼神示意他停下。
霍薄言知道,根本不能停了,他必须跟林宴七来一场决斗。
“张伯。”叶熙突然喊了一声。
张伯吓的赶紧从厨房探出头来,紧张的答道:“少奶奶有事吗?”
“给老太太打电话,让她来劝架吧。”叶熙开口说道。
听到老太太,两个男人理智稍稍回归,可是,迟了。
林宴七比霍薄言还暴燥,直接一拳就打了过来,霍薄言因为更在乎老太太的话,此刻他还没有反映过来,俊脸就挨了一拳。
叶熙美眸瞬间一怒,好你个林宴七,不讲武德。
霍薄言被打了,下一秒,他立即就反手打了回去,林宴七脸上也挂了彩。
紧接着,就是拳脚往来,你一拳我一拳砸的又凶又狠,客厅里的家具,大半都遭殃了,碎的碎,跨的跨。
叶熙人已经站在了楼梯上,看着两个男人打的不分你我,激烈异常,她十分的焦急。
“少奶奶,这可怎么办?会不会打出人命来啊。”张伯和几个佣人给吓个半死,赶紧出来观战,又无法劝阻。
叶熙叹了一口气,这两个男人看上去是真的要拼命的架势。
果然,从古至今,为女人打架都是男人的天性。
可叶熙不想当这个红颜祸水,于是,她无奈的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数根银针。
素手一扬,银光一闪,所有的针,都扎在了林宴七的身体里。
林宴七所有的力气一散,身体好像瘫了似的,硬生生的倒了下去。
“小熙…你。”霍薄言伸手,缓慢的摸了一把后脖子,摸到了一根针,他不敢置信。
,co
te
t_
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