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辛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团宠郡主小暖宝全文免费阅读 > 第780章 卖香豹离开宿主的内情
暖宝见此,微微一愣。

倒是阿豹,颇为尴尬:“呃……宿主,那个……呵呵……它好久没吃饱过了!

肚子饿的时候,什么都不愿意说,所以我……我就让它把空间里的那些小果子给吃了……”

说罢,又赶紧骂道:“好你个卖香的!我让你随便吃一点填填肚子,你还真随便啊?

都吃到打嗝了,这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是吧?”

“等等!”

暖宝脑袋嗡嗡的,赶紧拍了拍阿豹的头:“什么小果子?长什么样儿?”

“呃……就是紫黑紫黑的那个小果子啊,长得跟小坛子一样!”

阿豹莫名有些心虚,小声道:“我一进空间就看到一堆小果子丢在地上,想着反正它肚子还饿着,那就……那就让它吃咯,省得……省得我收拾了。”

“阿豹!”

暖宝这回直接脑瓜疼了。

——桃金娘!

——我的桃金娘啊!

赶紧一个闪身,亲自进空间看了看。

好家伙。

辛辛苦苦摘的桃金娘,竟一颗不剩?

只有两棵小小的桃金娘树,安安静静待在空间里。

就是……

为什么它们看起来不太对劲儿?

若没记错的话,这两棵桃金娘树小是小了些,但上面还结有不少桃金娘吧?

现在再看,神特么的桃金娘啊?叶子都被啃没了,秃了吧唧的!

——噢,好气!

——不,不气~

——不能气不能气,气坏身体无人替!

小丫头捂着心脏,赶紧出了空间。

再看两头豹子,不知何时已经挤到一起,一个比一个低眉顺眼。

“要不要喝水?”

暖宝看着卖香豹,声音都颤抖了:“要不先缓一缓吧,缓完了再慢慢交代。”

——其实是我需要缓一缓,桃金娘我都没怎么吃呢。

“我……嗝!我可以喝水吗?”

卖香豹小心翼翼问暖宝,却偷偷斜眼瞄着阿豹。

暖宝见此,立即去给卖香豹倒了一盆水。

卖香豹看到水,就像看到了自己亲爹亲娘,赶紧挪过去抱着盆大舔特舔。

而阿豹呢?

许是瞧见暖宝没跟它算账,便又神气起来:“哼!我宿主都没给我倒过水,真是便宜你了!”

卖香豹的背一抖,赶紧加快舔水的速度。

暖宝则一头问号。

——这是吃醋了?

天啊。

谁能告诉她,为什么一只豹子也会吃醋?

要不待会儿得空了,就把阿豹丢到河里去?

——喝吧!

——这是你宿主为你打下的江山!

卖香豹整整喝了一大盆水,这才心满意足地躲回角落。

暖宝看它吃饱喝足,也就暂时放下桃金娘的事儿,开门见山问:“段青黛是你的宿主?”

“嗷呜~嗯!”

卖香豹不情不愿‘嗯’了一声,便又拉耸下脑袋。

暖宝继续问:“她前世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你要躲着她?

还有,她失忆的事儿是否有内情?为何她会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?”

“呃……这……”

卖香豹眼珠子转了转,先跟暖宝提了个条件:“我要说了实话,你不会揍我吧?”

“哪那么多废话!”

阿豹还为方才暖宝倒水的事情吃醋呢,顿时又凶巴巴道:“给你机会你就说,现在知道内情的又不是只有你!”

“哦!”

卖香豹经这么一提醒,才想起它早就在阿豹面前全盘托出了。

于是,也没再墨迹,老老实实道:“段青黛是我的宿主,她前世叫陈好好。

她这个人嘛,其实跟她名字一样,还真挺好的,对我也不错。

但是呢,就很……很磨人……不,很磨豹!

你想想?一天天不是拿我来练习扎针,就是给我灌药,这谁顶得住啊?”

控诉起段青黛来,卖香豹显然放松了许多,彻底打开话匣子。

“要说她前世,也不是一个医者啊,哪里来那么多的仁心?

天天这个也想救,那个也想救,那她怎么不救救她可爱的小香豹呢?怎么不想着多挣一点神力傍身呢?

大姐它宿主,不是我跟你诉苦啊,我对她真是怒其不争!

天庭一共派下来四个空间精灵,这你知道吧?每一个空间精灵的神力,都跟其宿主在空间里兑换的钱有关,你也知道吧?

而且我们四个空间精灵暗中是有较量的,谁挣的银子多,神力就高。这神力高了,就能提升自己的能力,回了天庭后,还能得以晋升!

我就一个卖香的,之前在天庭能力说高不高,说低不低,但也想靠此机会儿大放异彩,咸鱼翻身啊。

高不成低不就的卖一辈子香料,这谁能愿意?

一开始,我发现自己分配到这样一个宿主,空间里还有这么好的物资,心里都要乐开花咯!

更何况,我宿主一穿越过来,就已经十岁了,身份还尊贵,完全可以大展拳脚开启自己的事业嘛~

护肤品啦,化妆品啦,香水啦,哪一样不好卖?随便换一换包装,就能红遍天下好不好?

结果?得了嘛,人家出身高贵,衣食无忧,愣是不愿意做买卖!

说要完成原主的什么遗愿?要当个好医者,救死扶伤,名扬天下……”

话到此,卖香豹顿了顿,大口大口呼吸着,可见是气得不轻。

等它缓过来之后,才又继续:“哦,原主就是原来的段青黛!

那丫头在医术这一块还挺有天赋的,打从认字儿开始,就专挑医书来看。辈子最大的愿望,就是成为一个好大夫!

奈何她命不长啊,能救别人救不了自己!有一次偷偷上山采药,不小心摔下了悬崖,直接就嗝屁了。

正巧那时候,我宿主穿了过来,就有了现在的段青黛。

可我宿主一根筋啊,觉得自己的灵魂占了别人的身体,非要代替人家完成遗愿,一头扎到医术里!

好了嘛,她学医就学医,不做买卖就不做买卖,大不了我不晋升了,她也休想获得神力自保~要摆烂那就一起摆烂咯,谁怕谁啊?

但能不能把我当个人看?虽然我不是人,可我也有知觉啊!

前天扎手~昨天扎臀~今天扎头~哦,还得喝药!又黑又苦的药啊,硬是要我帮她试。

我好好一头豹,也没什么毛病,我喝什么药啊?真是造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