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辛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摄政王的心尖宠妃 > 第835章 夜探六皇子府
霜月一口应下来后,又是想起来什么,脸色凝重起来。
“奴婢能避开那些护卫,悄声无息潜进六皇子府,只不过……有那些蛊虫在的话,武功再高,也可能会被发现。”
她想起六皇子府的神秘黑袍人会放出蛊虫,若六皇子府上下都蛊虫遍布的话,怕是不能顺利潜进去。
姜宁脸色平静,点了点头,“这你不用担心,蛊虫的事情交给我。”
霜月抬起了脸,“王妃有法子?”
这些日子姜宁钻研蛊毒,做出了一些药。
“我做出了能驱散蛊虫的药,只要随身带着,药包散发出的香味,就能驱散那些虫子。”
霜月没有了忧虑,认真道:“如此一来就无需担心了,奴婢可以潜进六皇子府,王妃想让奴婢做什么?”
霜月十分忠诚,不管让她做什么,她都会去做。
就算是让她潜进六皇子府,她也是毫不犹豫的就应下了。
“去找徐秀容。”姜宁道。
霜月微怔,“找六皇妃?”
“对。”姜宁点了点头,“若是六皇妃要见我,那么看到你之后,必然会让你传消息。”
她有一种直觉,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,等见到徐秀容,就能知晓这一切了。
徐秀容无事的话,那是最好的。
“奴婢知晓了。”霜月虽不知道王妃要做什么,不过义无反顾的应了下来。
姜宁吩咐完后,看着霜月,道:“霜月,六皇子府有危险的话,你无需顾及什么,直接离开,没有什么比你的命更重要,我不希望你涉险。“
这一句话说的尤为认真,脸色真挚。
霜月的内心触动,心里仿佛填满了什么,她握紧了拳头,应了一声,“是。”
姜宁拿出一个荷包,递给她。
霜月接过荷包,就挂在了腰上,荷包里药粉的气味能够驱散蛊虫。
“王妃,那么奴婢就去了。”
“小心。”姜宁的脸色凝重,嘱咐让霜月小心些,六皇子府里的情况不明,她不希望霜月受伤。
霜月重重点了点头,“是。”
黑夜。
月黑风高,京城里十分静谧,所有人陷入沉睡当中。
六皇子府也是黑漆漆一片,只有零星的灯笼亮着。
霜月记得六皇妃的屋子,悄然使用轻功潜了进去,她尤为小心,屏住气息,整个人像是鬼魅一样移动。
就算是武功高强的暗卫,也发现不了她的存在。
她唯一顾忌的就是蛊虫。
如今有了王妃配制的驱散蛊虫的药,也无需担心了。
不知道荷包里的药粉起到了作用,感觉身边寻常的虫子也少了许多。
霜月悄然走到六皇妃所在的屋子,无声无息推开窗户的一条缝隙,望了一眼屋子里,确定没有异常后,翻窗潜进了屋子。
顺利的到了屋内,霜月内心长长松了一口气,她的背后满是冷汗,浑身紧绷,就是怕被人发现。
床上躺着一女子,正是六皇妃。
徐秀容睡的并不安稳,额头上沁出细密的冷汗,脸色苍白,似是做了噩梦,不停地在挣扎。
霜月走过去,准备喊醒她,不过稍显犹豫,大晚上的若是看到陌生人站在床头,定会吓得魂不附体。
正当犹豫着该怎么才能无声无息叫醒六皇妃的时候……
徐秀容从噩梦中惊醒,睁开了眼睛。
她又做了噩梦。
梦到六皇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掐着她的脖子,想要她的命。
猛然惊醒睁开眼,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,她感到浑身冰冷,浑身被冷汗浸透。
原来是梦……
徐秀容长长舒了一口气,准备喊人端杯茶来的时候,余光似乎瞥见到了一团黑影,就站在床边。
她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,整个人僵住,眼睛睁大,充满了惊恐。
有人!
徐秀容吓得张大嘴巴,惊声尖叫。
霜月眼疾手快,直接捂住徐秀容的嘴,点了哑穴。
徐秀容发不出来声音,脸色苍白,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。
“我是摄政王妃身边的婢女。”耳边低沉的女子声音传来,声音平静,透着一抹冷意,仿佛能安抚人心。
徐秀容的心怦怦直跳,十分慌乱,当听到耳边的声音时,微微怔住,抬脸看去。
她记得这个婢女。
是姜宁身边的婢女。
徐秀容害怕的心一点点落了下来,取而代之的是激动,姜宁身边的婢女来了,那么可以传递消息了!
霜月看着面前的人,等到她平静下来之后,压低声音道:“六皇妃,我是奉摄政王妃之命来的,不会伤害到你。”
徐秀容发不出声音,只好连连点头。
“我给你解开哑穴,不要发出声音,也不要害怕。”
徐秀容再次点头。
霜月放开了徐秀容,嗖的一下,很快解开了她的哑穴。
“你……”徐秀容迫不及待开口说话,刚发出一个声音,就急忙咽了下去,不能惊动到外面的人。
她不是愚蠢之辈,能够看出眼前的婢女是趁着黑夜,悄悄潜进六皇子府的。
现在决不能惊动到外面的人。
她也不知晓这个院子里能够信任谁,谁是六皇子派来盯着她的。
徐秀容整个人激动的微微颤抖起来,抓住了霜月的手,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,紧紧抓住不放开。
霜月没有收回手,她能够感觉到面前的六皇妃很害怕,像是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。
“六皇妃,是你要见薛神医的吗?”她轻声问道。
徐秀容点了点头,张了张口,用微弱的声音道:“我其实想见的人是姜宁……想通过薛神医传话给她……”
霜月微怔,王妃猜中了这一切,知晓了是六皇妃要见她。
“你有什么话想要传给王妃的吗?”
徐秀容的脸色变得紧张起来,面色苍白,抓住霜月的手不自觉的用力,指甲几乎要嵌入她的肉里。
霜月皱眉,手感到疼痛,不过并没多说什么。
“救救我……”
“我不知道该跟何人求救……”泪水不自觉的滑落,话语里充满了害怕和请求,“救救我……”
下一刻抬起脸,道:“六皇子是假的,他不是六皇子!”
,co
te
t_
um